FREE EB-5 CONSULTATIONS AROUND THE GLOBE - India, UAE, China, South Africa & more - Click Here

Bjarke Ingels和Es Devlin就西切尔西区的项目展开合作

发布时间:14:07 (7611美东硅谷生态公寓项目项目新闻)

建筑师和布景设计师合作推出了位于 The Eleventh的“十一号画廊”,这是一次艺术与建筑的结合,同时也是销售公寓的一条新途径

发布日期:2018年4月26日

文字:Marshall Heyman

 

Bjarke Ingels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建筑师。与此同时,视觉艺术家兼环境设计师Es Devlin也因与摇滚明星的合作而闻名,包括其为坎耶•韦斯特和碧昂丝设计的舞台布景。本周,两位设计师合作推出了位于肉库区的“十一号画廊”,这个占地1.2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将成为The Eleventh项目的展区,The Eleventh是位于切尔西区的全街区开发项目,以零售空间和豪华公寓为主要特色,并且将成为六善酒店和水疗中心在美国的第一处营业地点。

HFZ Capital Group董事长Ziel Feldman表示:“这将成为纽约市乃至全世界最具标志性的居住地之一。”

Devlin为画廊创作了三个作品。第一个作品被命名为《诞生》,这是The Eleventh周边区域的半球状三维模型,Ingels将其描述为一种“创世纪的感觉”。第二个作品是树立在水面之上的The Eleventh模型,这个被称为《舞蹈》的作品采用了较为传统的模型设计方法。第三部作品名为《纸、石头、玻璃、水》,他将这个作品描述为“haiku纪录片”(360度电影胶片)的一部分。

 

“十一号画廊”将向公众开放,AD PRO针对Devlin和Ingels在这个项目中的合作提出了一系列问题。

 

AD PRO:在此之前你们彼此认识吗?

 

INGELS:我曾经在Netflix“抽象”系列纪录片中看到过她的父母,因此我对她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。

 

DEVLIN:John Pawson告诉我他的朋友正在做一个与Bjarke有关的十分有趣的项目。我们曾经多次在午餐时间讨论同样的问题,什么样的画廊能够展示那些尚未存在的东西?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?你会如何为一座城市设计新的组成部分?而我唯一的感受是我对此一无所知,并且没有任何头绪。

 

INGELS:关于这栋建筑的结构已经有很多方案可供选择。尝试针对此类因素进行沟通才是最主要的问题。

 

AD PRO:Bjarke,你认为Es的作品有何特别之处?

 

INGELS:Es善于创造多重感官相结合的体验。位于切尔西的肉库区采用的正式这种方式,我们认为画廊是尝试以不同形式传达项目概念的绝佳机会,而不只是局限于传统售楼处的既定框架。她的作品能够传达更多感官体验并营造特定的氛围。

 

DEVLIN:为一栋新建筑设计售楼处是一项十分抽象的工作——试想一下为一座白色的城市设计彩色的情境模型。我们首先想到问题是:你可以完成到何种程度?绘制效果图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这些使用像素设计而成的逼真效果图的确令人惊叹。

 

Es Devlin stands in front of her work "Egg."

 

Es Devlin与她的作品《诞生》

Es Devlin的作品《诞生》,The Eleventh周边区域的半球状三维模型

 

AD PRO:你认为The Eleventh有何特别之处?

 

INGELS:这是覆盖整个曼哈顿街区的大型项目,并且毗邻哈得逊河和高线公园。这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挑战。

 

AD PRO:Es,你曾经为Kanye West担任过设计工作,这次与Bjarke的合作是否有不同的感受?

 

DEVLIN:这两次合作给我的感受非常相似。因为我所触及的是与肖像画有关的元素。这不是个人的肖像画,而是一种展示过程的肖像画。

 

AD PRO:以麦迪逊广场花园为例,为一个与之截然相反的项目设计展示空间是否有不同的感受?

 

DEVLIN:这并没有任何不同。我们仍然不分昼夜的加班加点,并且一边抱怨一边继续完成手头的工作。

 

AD PRO:你们从对方身上学到了什么?

 

DEVLIN:现实主义同样能为诗歌提供灵感来源。

 

INGELS:建筑受到先决条件、预算限制、气候和重力的影响。我们应当始终捍卫某种特定的想法或价值观,并采用结构化的叙事方法。Es倾向于在纯粹的情感和感官层面进行交流。

 

DEVLIN:你所注意到的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正是我的工作特点——速度和短暂性。与具有永久性的项目不同,这种工作无需承担过多的责任。但我正在尝试改变我的工作性质。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永久保留,比我过去完成的任何作品都要长久。

 

INGELS:这正是我永远都不可能尝试的工作。看着自己的作品转瞬即逝是一件令人无比沮丧的事情。

 

DEVLIN:我的感觉完全相反——我的作品存在的时刻就是最有意义的时刻。

 

Original Post: Architectural Digest